揭密!看火车头如何做“器官”移植手术

摘要: “机车就像人一样,工作久了也会生病,病了就需要治疗。”在检修工眼里,机车就是自己的病人。“医师”也分很多种。梁威的解体组装组,专门给机车做“器官”移植手术。

11-14 08:43 首页 人民铁道网

“机车就像人一样,工作久了也会生病,病了就需要治疗。”在检修工眼里,机车就是自己的病人。“医师”也分很多种。梁威的解体组装组,专门给机车做“器官”移植手术。


说到机务系统,大多人脑海会浮现出英姿勃勃的动车组司机、机车乘务员,而幕后专为机车看“病”疗伤的检修工,却鲜为人知。他们号称“机车医师”。


8月15日15时许,一场太阳雨,给炙热的大地带来短暂的凉爽。然而这仅有的丝丝凉意,却被厚实的墙体挡在了南宁机务段中修库外,库内依旧闷热难耐。


指挥天车吊装变压器


趁着间休时间,检修车间解体组装组工长梁威跑到外面猛吸了几口凉气。屋檐上挂着几滴摇摇欲坠的雨滴,在耀眼的阳光下折射出七彩光芒。在梁威身后,一台已经解体的韶山7型0094号机车车架被四根千斤顶支着,十几名职工正围着车架上下忙碌,一片热火朝天。


“机车就像人一样,工作久了也会生病,病了就需要治疗。”在检修工眼里,机车就是自己的病人。“医师”也分很多种。梁威的解体组装组,专门给机车做“器官”移植手术。


检查受电弓


据梁威介绍,根据“病害”程度,韶山型直流型电力机车修程分为大、中、小、辅修,而这台0094号机车正在进行中修。中修车,车上所有配件都需要进行更换修理。“我们主要负责解体和组装,说白了就是拆下旧的,装上新的。”梁威言尽可能用最形象的描述向记者介绍自己的工作。


所有“器官”都要更换一遍,这可是一台“大手术”啊。


起吊变压器


梁威的班组现有职工13名,完成这样一台“大手术”,按标准作业流程,需要用时4天。今天是“手术”进行的第2个工作日,主要任务是吊装变压器、更换2个高压柜和2个低压柜,这些可都是机车的重要“器官”。


机车的各个“器官”都大而重,最轻的也有一两吨,只能借助天车进行吊装。


“往左一点,好好好,起。”梁威站在地面,仰着头向天车驾驶室不断地打着手势。一个庞然大物随着天车的吊钩缓缓上升,在半空中摇晃着挪向旁边的车架。这大家伙便是机车变压器,机车获取电能的重要装置。“变压器就像是人的心脏,能源源不断地为机车提供新鲜的‘血液’。”梁威跟记者解释道。


好家伙!这大块头足足有16吨重。


跟人体构造一样,机车上每一个“器官”都有固定的位置,每一个安装螺栓都有与之对应的定位螺孔,分毫不能差。而天车只能把部件吊到大致位置,剩下的只能人工调整。


虽然有天车的协助,但要挪动16吨重的大物,绝非易事。


吊装高压柜


“往左一点,好好好,落。”“停,停,再往左一点,落。”“过了,再往右一点点。”只见梁威站在车架顶部,不停地挥动手臂。车内10来名职工挤在不到10平方米的变压器室里,手推棍撬,天车几番起起落落之后,“心脏”总算移植成功。


“库内噪音大,指挥天车只能手口并用,一天下来手酸嗓子痛。”梁威用沙哑的嗓音对记者说,此时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


看着变压器上的安装螺孔与车架上的定位螺孔完全铆合,老职工王贵洪也跟着舒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撬棍,转身走进旁边的高压电器室里。在吊装变压器之前,高压柜已经安装牢固。高压柜通过控制机车的电机来实现机车的走停,相当于人的大脑皮层。


安装高压柜


跟人的大脑皮层一样,高压柜也有很多“血管”——线缆,王贵洪的任务就是连接这些线缆。


线有粗细之分。据王贵洪介绍,光是输入输出的大线就有72根之多,毛细血管般的细线则更多。每一根线缆都有固定的编号,王贵洪要仔细辨别线号,在柜体上找到相应的接口。仄小的空间里,几乎没有空气对流,才接完几根大线,王贵洪头上已冒出细细的汗珠。


“老王,过来我这里歇一会儿,我有秘密武器。”寻着声音看去,职工石国辉正蹲在旁边的低压室内,神秘兮兮地向王贵洪招手。石国辉负责低压柜的吊装和接线。低压柜是机车的辅助控制系统,好比人的脊髓。


整理吊具


低压柜还没有开始吊装,石国辉正在清理线缆。他身旁摆放着一台摇头晃脑的家用电风扇,叶扇的飞速转动带出一阵阵凉风,吹之让人心旷神怡。这就是他的“秘密武器”。


呷一口凉茶,透心爽


“车上空气闷热,我突发奇想,把家里的电风扇带来了,想不到效果这么好!”吹着凉凉的风,石国辉兴奋不已。


“过来吹凉风喽。”趁着天车吊装其它设备的间隙,小风扇前陆续聚集了几个前来“蹭风扇”的职工。


间休时间,开心一刻


“按现在的进度,我们差不多明天就能完成组装,后天早上就可以收尾。”大伙儿算了一下进度,用时会比标准时间缩短半天。


“那可不,现在全员强基达标,我们干活的质量和效率都要提高。”作为一名工长,梁威深知“强基达标、提质增效”对于一名后厂检修工的意义。


“天车,往这边来。”短暂的间休之后,中修库里再次响起梁威洪亮的嗓音。


来源:南宁铁道报


首页 - 人民铁道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