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的瓜吃吗?电影巨头韦恩斯坦彻底倒台,但牵涉到的好莱坞巨星却越来越多了。。。

摘要: 在这篇文章的开头,我要不含歧义地先介绍两位在一般人看来“有家底有背景”的“二代”女星,因为她们身份给人的心里

11-08 19:37 首页 我实在是太CJ了

明天就是我19岁的生日了,所以这两天给自己提早放了一下假,米娜桑想我了吗?


在这篇文章的开头,我要不含歧义地先介绍两位在一般人看来“有家底有背景”的“二代”女星,因为她们身份给人的心里预设和实际情况相比最是悬殊。


一位是以前走过维秘大秀的英国超模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当然她也时常出现在CHANEL、Burberry等各种奢侈品的秀场和晚宴上,社交平台追踪人数或者品牌青睐程度上,她都很亮眼。



不过她最近走T台少了,转投了影视界。最近有吴亦凡加入那部吕克贝松的《星际特工》,她是当仁不让的女主角。



不过她顺风顺水的事业征程里,有很多人其实没那么喜欢她,因为她的家世太显赫了:


她在上流住宅区贝尔格莱维亚区长大;她第一次出现在时尚杂志《Vogue》上是在10岁。


父亲是英国著名的地产商查尔斯·迪瓦伊 (Charles Delevingne),母亲潘朵拉·史蒂文斯 (Pandora Stevens) 是英国著名百货店Selfridge的买手总监;


外公乔斯林·史蒂文斯(Jocelyn Stevens)爵士是英国著名的传媒大亨 (英国第一家私人广播电台的创建人《Queen》杂志的出版人,《Evening Standard》和《Daily Express》两份报纸的总经理),外祖母珍妮·谢菲尔德(Janie Sheffield)曾是玛格丽特公主的皇家侍女,并在60年代创办了公主基金会。


爷爷是一名政客,而她的姑奶奶朵丽丝·迪瓦伊(Doris Delevingne)则是社交名媛,和前首相丘吉尔是好朋友。Cara的教父是康迪纳什集团英国和印度的总经理尼可拉斯·柯勒律治(Nicholas Coleridge),教母是英国演员琼·科林斯(Joan Collins)。她的姐姐波比·迪瓦伊(Poppy Delevigne)也是英国的IT GIRL。



于是有人会觉得她的二代身份给她带来了各种优势,让她在模特圈出道得轻轻松松,又能在想跨界换个圈子混的时候,顺利拿到自己想要的资源。



另一位,是法国的女演员蕾雅赛杜(Léa Seydoux)。



相比Cara,这位可能知道的人不太多,但如果看过《阿黛尔的生活》,很难不对她印象深刻,或者《007:幽灵党》里的邦女郎。



再不然,关注时尚界的人也会在各种LV广告硬照里看到她。



她也是圈子里著名的二代,出生于巴黎最富裕的16区,自小就接触众多知名艺术家,自己家里也都是影视业中人:


祖父是百代电影公司的主席杰侯姆·赛杜(Jérme Seydoux)。

两位伯父中,尼可拉·赛杜(Nicolas Seydoux)是高蒙电影公司主席和CEO;米歇·赛杜(Michel Seydoux)是电影制片人与里尔基足球俱乐部董事长。

父亲亨利·塞杜(Henri Seydoux)是法国无限公司Parrot的CEO;

母亲则是慈善家瓦莱丽·斯伦贝谢(Valerie Schlumberger)。



蕾雅赛杜自己也说,自己的出身给她带来很多困扰,大家都会觉得她会得到了很多帮助,但其实她没有。



蕾雅赛杜坦言出来的困扰,和Cara一样,因为自身足够白富美,本身又在时尚圈收获了肯定和人气,再加上大家心知肚明的家族助力,她们进入影视圈就应该顺风顺水。


但这两天她们站出来告诉大家说,“你们都错了”。


Cara在自己的ins上站出来说,自己在刚开始做演员的时候,也遭遇到性骚扰的威胁,并且对方明确对她的性向表示鄙夷:


当我刚开始做演员的时候,我那时正在拍一部电影,我接到了哈维·韦恩斯坦的电话,他问我是否和已经曝光的女友睡过。这通电话十分古怪并且让人不舒服。我什么也没有回答便挂掉电话。但在我挂掉电话之前,他告诉我,如果我是同性恋并且决定公开出柜,我将永远得不到直女的角色,也不会在好莱坞成为一名女演员。

大约一两年后,我在一家酒店的休息室和他就一部新片开会,一位导演也在场。在那位导演离开后,哈维让我留下和他聊天。我们聊天时,他立马开始吹嘘自己和哪些女演员睡过,并且自己是怎么在她们事业上给予帮助,并且还说了其他性方面,不合时宜的东西。之后他便邀请我到他的房间去。我立马拒绝,并问他的助理我的车是否在外面。他的助理告诉我没有,并且一时半会也不会来,我应该去他的房间。

那时的我感到很无助和害怕,但是我并不想表现出来,并且希望情形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当我到了他的房间,我发现有另外一位女性在那,我立马感到安全了很多。
然后哈维让我们两个接吻,而她在他的指示下开始有所举动。我立马站起来问他是否知道我会唱歌,于是我便开始唱歌,我想这会让情况好一些,让他感觉我更专业,像是在试镜一样。我十分紧张。

唱完歌后我再次强调自己要走了。他把我送到门口,并站在前面,想要亲我的嘴唇,我制止了他并且立马走出了房间。最后我仍然拿到了那部电影里的角色,并觉得他之所以给我是因为发生的事给我的。之后我对于自己拍了那部电影感到很糟糕,我觉得我不配得到那个角色。我很犹豫要不要说出来。我不想伤害他的家庭,如果我做错了什么我会很有罪恶感。同时我也震惊类似的事情发生在那么多我认识的女性身上,然而因为害怕,没有一个人说出来。



之后她又发表了另一则ins,表示:


“我希望女性们知道,被性骚扰、性虐待或是性侵,这不是她们的错。而不把真相说出来这会导致更多的伤害。分享这些让我感觉好了很多,我为那些有勇气说出真相的女性感到骄傲。这不容易但我们中间是有这股力量的。

就像我说的,这只是开始。在所有行业,尤其是好莱坞,男人们滥用权力,利用你的恐惧。他们必须停止。我们更多人发声,他们的权力就会越少。我规劝你们所有人发声,那些为男人辩护的人们,你们是问题的一部分。”



蕾雅赛杜和Cara表达的是一件事,就是自己也被要求以身体去换取角色,



而且还说类似的遭遇是电影行业的女星普遍面对的,这个世界对于女性演员来说非常残酷。



她们之所以要一齐发声,而且将矛头对准同一个人,是因为最近好莱坞传奇大亨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公开指责在30多年来性侵或性骚扰过多位女演员、女模特、女性员工。



上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长文,披露了哈维·韦恩斯坦在过去数十年内至少与八位女性,因为性骚扰或不被允许的身体接触而达成和解协议。



曾出演过《双面梦露》和《双重阴谋》、也数次当选过“全球最美50人”的艾什莉·贾德(Ashley Judd),表示自己曾在20年前的洛杉矶比弗利山半岛酒店遭受过哈维的骚扰。


当时哈维本来是邀请她去吃早餐,结果她到酒店之后又被叫到哈维的套房里,然后穿着浴袍的哈维向她提出了帮自己按摩和看自己洗澡等要求。


(1997年,艾什莉、文斯·沃恩和哈维在奥斯卡派对上)


2014年的时候,哈维也故技重施,邀请刚工作了一天的临时员工艾米丽·内斯特(Emily Nestor)去到这家酒店,并告诉这位临时员工如果和自己发生关系,工作就可以平步青云。2015年,哈维公司员工劳伦·奥康纳(Lauren O Connor)记录下哈维纠缠另一名女性员工给自己按摩的种种。


(左:劳伦·奥康纳)


这些事情不是没曝光过,在那之后韦恩斯坦也已经至少与八名女性达成和解。在《纽约时报》的文章里提到,这些和解对象包括 1990 年纽约的一名年轻助理、1997 年的一名女演员、1998 年伦敦的一名助理、2015 年的一名意大利模特以及随后不久的奥康纳女士。她们都表示,和哈维工作就意味着得完成很多私密的工作。



几十年里,哈维的狂妄也引起过被骚扰对象的强烈反抗,甚至闹上了警局:2015年3月,哈维邀请意大利女星安布拉·巴蒂拉娜(Ambra Battilana)去自己办公室,然后问她的胸是不是真的,然后并抓住她的胸,后来还把手放在了她的裙子上。



不过后来华盛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后来拒绝对此事提起诉讼,有知情人士表示,哈维有向安布拉·巴蒂拉娜提出和解。



在这些案例中,作者发现哈维喜欢对初入职场或者在电影行业刚刚站稳脚跟、亟待出头的年轻女性发出以“工作”为邀约的邀请,地点则多在各大豪华酒店。


等这些被他看上的女性到了之后,他又会想尽办法要求你去他的套房,然后让你为他按摩或者看他洗澡。。。



在《纽约时报》的文章发出之后,韦恩斯坦做出检讨,说自己那些事情都是自己没有改进互动的方式,让人不舒服,因为自己成年在上世纪6、70年代,当时工作环境、个人行为的规矩是不同的。



并清空了自己的推文。



然后他又请请律师对《纽约时报》提起关于“诽谤”的诉讼,并表示文章源头那封邮件的内容是错误百出的,而且韦恩斯坦表示自己对《纽约时报》的诉讼一旦胜利,赔偿金也将悉数捐给女性组织。


当时有消息爆料,哈维·韦恩斯坦的弟弟鲍勃·韦恩斯坦是这场丑闻和舆论风暴的幕后操作者。但无论如何,这件事的确影响了公司发展。



韦恩斯坦公司当地时间本周五宣布,其创始人哈维·韦恩斯坦将“无限期”离开公司,不再接管公司事务。在哈维离任期间,公司事务交由其弟鲍勃·韦恩斯坦与首席运营官大卫·格拉瑟全权打理。而9号,声明变成了正式开除。



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向多位好莱坞大佬发出邮件,请求援助,但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伸出援手。



如果放在以前,没有谁敢对哈维·韦恩斯坦这样不予理睬,因为他在好莱坞地位崇高。高晓松以前讲过一个“红沙发”,



说的就是哈维的办公室有一个著名的红沙发,每天晚上,大家都是穿着睡衣来选角的。因为哈维参与制作和发行的电影拿了300多个奥斯卡奖提名,捧走70多座小金人,有媒体调侃说,奥斯卡要姓韦恩斯坦,想要得奥斯卡,就得抱哈维的大腿。



他主推的《莎翁情史》《英国病人》《芝加哥》《艺术家》《国王的演讲》均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



尤其是《莎翁情史》,那一年的竞争对手是大热的《拯救大兵瑞恩》,然而在当年奥斯卡的普遍公关费用在25万美元左右的前提下,哈维为《莎翁情史》砸下500万美元的重金,让《莎翁情史》拿下最佳。



还让女主格温拿下了当年的影后,也被很多人称为“水后”。



珍妮弗劳伦斯靠《乌云背后的幸福线》获得奥斯卡影后头衔的时候,上台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谢哈维帮我打跑了所有对手。



有外媒统计了2013第86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季48次获奖感言中,哈维·韦恩斯坦被谢次数多于上帝5次。



他也和政坛保持着紧密联系。


这些年,哈维·韦恩斯为奥巴马竞选总统筹集过数百万美元,根据白宫访客记录,奥巴马在白宫招待了韦恩斯坦共计13次。奥巴马的大女儿玛丽娅今年年初还曾在哈维·韦恩斯的电影公司实习过。



哈维·韦恩斯与克林顿、希拉里夫妻也是多年的至交好友。去年大选时,韦恩斯坦曾为希拉里筹款100多万美元。



不过哈维本身也有自己的实力,当年《天堂电影院》拍出来后无人问津,是哈维买下了它,然后哈维重新剪辑把它完全变成一个新的故事,并一举拿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托纳多雷也因此名声大噪。



很多年后,导演自己又把《天堂电影院》做了重新剪辑,出了个导演剪辑版,但效果并不好。


高晓松也说自己喜欢哈维剪的版本。



同样,《国王的演讲》在临颁奖时又被哈维剪出PG-13版本,成功造了势。



如果不是哈维,我们可能很难看到昆汀和他的《低俗小说》,《猜火车》也是一样。



就连张艺谋的《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英雄》还有王家卫的《一代宗师》,也是他负责海外发行的。



但哈维本人在圈中名声并不好,冯小刚就曾经炮轰过他,说


“他经常和中国电影人打交道,惯用伎俩就是买我们电影的北美发行权,他一开始出价800万,然后给20万定金,别人一看这个就不和他抢了,等电影拍完,他说,这电影我不要了,退货。你想卖给别人时已经晚了,这时候他再找你,说我出100万美元。



不仅生意上耍滑头,而且对待人他也足够粗俗无礼。


他可以因为自己不高兴,就对采访的女记者骂出脏话,并把对方同事从楼梯上推下去;



也会毫无理由地对着新入职的员工喊,“丑逼”;



在对文章不满意的时候,随口就骂人写的东西是狗屎;



也不管他想干预的影片的导演是不是正在做手术,就粗鲁地对着医生喊把他牙齿敲掉,我不管要花多少钱。



正因为他长期骄纵又粗鲁,这次有很多圈中女星纷纷站出来表示自己真的受到过侵害,表示这种事在好莱坞就是个公开的秘密。



曾被他侵害在圣丹斯电影节上骚扰、并在1997年以10万美元达成和解的罗丝·麦高恩站出来表示,“这就是那个被禽兽伤害的女孩,而保持沉默的你们无疑是在进一步羞辱她。”



戛纳、柏林、威尼斯三大电影节加奥斯卡影后朱利安摩尔则表态说,


“揭露性丑闻对女性而言并非易事,且毫无益处。但正因为她们的勇敢才使得我们的文化得以进步。因此我要感谢这些女性。”



女编剧Liza Campbell在《星期日泰晤士报》上表示,她被哈维邀请到酒店开工作会议,在工作人员相继被支开后,哈维对她说:“一起去洗澡吧,包你开心,我们可以喝点小酒,你还能帮我搓背呢。”



35岁的英国女演员Romola Garai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


“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他穿着浴袍,这显然是一场交易。问题是,他就这样滥用他的权力,我没有选择,尽管这是我记忆中难以释怀的羞辱。”




10号的时候,《纽约客》刊登了一篇差不多的文章,在长达10个月的调查中,该记者采访了13位女性受害者,她们纷纷详述了哈维·韦恩斯坦对自己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性侵犯经历。



演员艾莎·阿基多(Asia Argento)透露韦恩斯坦曾经强暴了自己。



露西娅·埃文斯(Lucia Evans )则表示韦恩斯坦2004年性侵了自己。另外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女性也有过类似遭遇。



该杂志同时也曝光了一段惊人的2015年录音:韦恩斯坦向安布拉·巴蒂拉娜进行性挑逗。不过来自韦恩斯坦本人的一位发言人就此事直截了当的否认相关指控。



这些事情像铁锤一样,一次次向哈维·韦恩斯坦的名声发起冲击,现在全美已经开始轰轰烈烈地对哈维进行了声讨。


劳模姐杰西卡·查斯坦说,


我从一开始就被告知,这样的事情无时无刻不在发生。选择坐视不管就是助纣为虐。



梅姨表示自己对此并不知情,但敢于揭露事实的女性都是英雄。



虽然她曾经在奥斯卡讲台上赞许过,哈维就是自己的神。



同样在奖台上公然感谢了哈维的大表姐,也在沉默好几天之后表态,说,


在我与哈维·韦恩斯坦共同工作的5年里,我本人既没有受到过任何形式的性骚扰,也没有听说过任何与此有关的指控。

我的心与这些曾遭受令人作呕的可怕经历的女性同在,我要感谢她们敢于站出来的勇气。



还有凯特温斯莱特表示,


他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可耻的,并且大错特错。

我本来还以为这样的事情只是一些捏造谣言,也许我们都太傻太天真了吧——而这也使我感到更加的愤怒。对这种有辱女性人格的无耻卑劣行为,必须在全世界、全行业采取零容忍态度对待。 


妮可基德曼这次则说“对于那些敢于积极站出来,指责这些滥用权力与渎职行为的女性,她都给予支持。



但很显然,在美国网友眼中曾经和哈维关系亲密的她们沉默多日才发声,而且不痛不痒,这就是一种知情不报的糊弄。


更尴尬的是格温妮斯·帕特洛,在事件刚爆出来的时候,她根本没表示,



于是网友们骂爆了她的评论区,问她过去奥斯卡影后怎么得来的,



而她和哈维关系如何亲密,都成了群众再一次吐槽的点。



这两天她终于表态,说自己其实在很早之前就被哈维骚扰过,同样说法的还有安吉丽娜朱莉。



格温表示自己在22岁时得到了韦恩斯坦制片的电影《艾玛》中的女主一角,在开拍之前,韦恩斯坦邀请她去他的比弗利豪宅“开工作会议”,结果变成了韦恩斯坦把手在她身上,并建议去卧室进行“按摩”。


她说,“我当时还很小,我已经签约了,我吓得目瞪口呆。” 



她说自己回家后就把这事儿告诉给了当时的男友布拉德·皮特,皮特当即找韦恩斯坦对峙。韦恩斯坦随后威胁她不要将这件事透露给任何人,“我以为他要开除我了。”



而布拉德皮特的前妻安吉丽娜朱莉说的是,在其主演影片《随心所欲》上映期间,韦恩斯坦在酒店也对她进行引诱,被她拒绝。


“我年轻时候同他合作的经历糟透了,因此我决定再也不跟他合作,且警告与他有合作的其他人。这种对女性的举动在任何领域、任何国家都是不能容忍的。” 



凯特布兰切特表示,任何行业的男性领军人物,做出这样的事都应被严肃问责。



查理兹·塞隆对整件事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发生这样的事件,我要很遗憾的说,我对此并不感到惊讶。这种现状不止存在于好莱坞,在世界各地都大行其道。那些手握强权的男性,已经为所欲为太久了。



之前与哈维也关系亲密的艾玛沃森在前几天没有表态,因为她一直标榜自己是女权主义,所以迟迟不发声也被网友所批判。



也是在这两天,她终于发声,说“这一事件曝出的受害者均为女性。但我想说,我始终与那些曾经遭遇性骚扰的人们同在,不管他们是男性还是女性。”



似乎现在,曾经和哈维有过合作或者过从甚密的影星都必须发声,以表达自己的观念正确。


小李子表示,


不管你是谁、你身居怎样的高位,都不能成为对他人进行性骚扰的理由。我为站出来揭露事件真相的女性们鼓掌,希望她们的声音能够被更多人听到。



乔治·克鲁尼知晓昔日好友那么多年所作所为之后,承认自己受过对方提携,却也认为这件事是不可原谅的。


这件事带来的警醒,绝不仅限于好莱坞,它事关我们每一个人。每当看到有人滥用权力,去利用那些弱势群体,但你却闭口不谈,那么你也是帮凶。



态度相似的还有科林费斯,


在我读到这些新闻的时候,想到我自己曾因哈维的支持而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感到有些恶心。


他是一个强势的人,站出来对抗他并非易事。那些指控他的女性,肯定承受了不少担心与恐惧,特别是要承认曾遭遇性骚扰,对她们来说尤为不易。因此我要为这些女性的莫大勇气鼓掌。


这件事对既有的娱乐产业体制产生了不小的震动,也带来行业变革的希望。我希望这件事不仅给予业内人士以教训,更能够给其他领域带来警示。



马克·鲁弗洛说,哈维·韦恩斯坦的所作所为是对权力的滥用,希望由此事件开始,这种现象能够走向终结。



还有詹姆斯·古恩,直接使用了四字真言说,那些知道这些事却故意帮助他逃脱罪责的人们,f*** you,必须掐灭潜规则带来的可能。



在这场争论绝对正确与否的站队中,有个人的身份处境非常尴尬,就是马特达蒙。在这件事之前,他与韦恩斯坦是多年合作伙伴。



曾在《纽约时报》就职的女记者Sharon Waxman指控马特达蒙蹭为哈维站队、试图抹去相关报道的痕迹。她说当2004年自己试图整理证据准备爆料之际,却意外接到了达蒙和哈维另一好友罗素·克洛的电话。



Sharon表示,她飞到罗马追踪一位管理米拉麦克斯影业意大利分部的男士,多项账目报告表明,他完全没有任何电影行业的工作经验,他的真实工作是帮韦恩斯坦打理“女人需求”业务。Fabrizio Lombardo在2003-2004年间担任米拉麦克斯影业意大利分部的领导,不到一年的时间收获了40万美元的酬劳。


而那时候包括马特·达蒙、罗素·克劳等人直接打电话给她为Lombardo作担保,她的上司们也进行了一系列她不知情的商讨,这篇报道就被压下去了。




这件事情一出,马特达蒙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受害者之一的罗丝·麦高恩得在推特怒骂马特达蒙:“当一个沉默的奸商是怎么样呢?”接着又标注对方的好友,“本·阿弗莱克、凯西·阿弗莱克你们早上如何啊?”



于是随后,被点名的几位坚决否认自己知情并助纣为虐过。


马特达蒙接受采访表示,


说自己从头到尾就只对Fabrizio Lombardo这个人的工作能力进行过点评,别的什么也没说过,整通电话在一分钟之内就完成了。而且采访的对方并没有向自己透露文章的中心到底是什么。




马特达蒙同时表示,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因为这些私密的侵犯行为都发生在公众视野之外,但如果自己事先知道,也会全力阻止,因为自己也有女性家人,这件事发生的确让自己很悲痛。



而本·阿弗莱克发了推特说,


这个同我合作过的男人在过去几十年里用他的职权来恐吓、性骚扰、操纵不少女性的行为让我感到悲哀和愤怒。


今早上阅读的一些关于性骚扰的附加指控让我恶心不已。这完全是不能接受的,我也在疑问我们到底能做些什么来确保这类事情不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


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地保护姐妹、朋友、同事和女儿们。我们需要支持勇敢站出来发声的人们,当看到类似事件发生时要出面谴责并伸出援手,确保有更多的女性处于权力地位。



但这个回应却直接被罗丝·麦高恩狂骂三字经,



在她看来大本对这件事非常有数,因为当年自己在被性侵之后参加发布会,“当时阿弗莱克当面对我说,他妈的!我告诉过哈维·韦恩斯坦不要再这么干了!”



不仅如此,他还被网友翻出在十几年前他接受女星海莉·伯顿访问的时候,突然伸手环抱住海莉·伯顿,并趁机捏了一下她的左胸。




视频中并没有拍到大本的手,但当事人海莉·伯顿表示自己“并没有忘记”。



于是他本人只能再次在推特上向对方致歉。



而他的弟弟卡西也并没有逃过网友翻旧账的火眼金睛。


2010年,卡西·阿弗莱克被曝在拍摄纪录片《我仍在这里》时,性侵该记录片的制作人阿曼达·怀特。



而当时卡西的反应当然也是控告对方做出荒谬的控诉。



当时两人背叛庭外和解,而今年卡西拿到奥斯卡影帝之后,还是再不停回应这件事。



如果你以为整件事只是明星被不断翻旧账找黑点,那就错了,哈维本人的生活显然也因为这件事而迅速崩塌。


他的妻子Georgina Chapman是著名仙裙品牌Marchesa的设计师,两人2007年结婚以来,感情一直不错。许多哈维捧出来的女明星都会在重要时刻选择这个牌子作为自己的红毯战袍。



而事件发生后,Georgina Chapman也表示会离开哈维,独自抚养孩子长大,并希望媒体给予自己隐私空间。



原本哈维在谈的项目,也被迫搁浅。


苹果音乐宣布,取消与韦恩斯坦公司打造“猫王”剧集。



亚马逊发言人也公开表示,将重新考虑与韦恩斯坦公司进行的项目合作。亚马逊此前准备携手韦恩斯坦公司打造的重磅剧集,现在均被列入“重新考虑”范围,包括《罗曼诺夫家族》以及大卫·O·拉塞尔执导的未定名剧集。



迪士尼也迅速宣布将把哈维·韦恩斯坦的名字从新片《阿特米斯的奇幻历险》中剔除,他将不再担任制片人。



尽管他在电影上贡献卓越,但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已经暂停了他的会员,并且发表声明说,


“虽然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之前一直是韦恩斯坦先生慈善工作的受益者,但近期报道中他让人完全不可接受的行为,与学院的价值观是完全不符的。我们希望这一份声明能够发出明确的信息,这种行为在我们行业是零容忍的。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将继续与电影、游戏、电视行业合作,并提高在安全、专业的工作环境中获得奖励的机会。”



而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也就是我们最关注的奥斯卡,则觉得哈维这些做法“令人反感和厌恶,与学院的高标准和它所代表的群体是相互对立的。”而且还准备在本周六专门开一个会,就哈维·韦恩斯坦的指控和学院将要采取的措施做讨论。



戛纳电影节主席Pierre Lescure和Thierry Fremaux发表声明说,


最近一些关于韦恩斯坦性骚扰、性侵犯的指控令我们感到惊愕不已,作为一个电影行业的专业人士,他的成就我们都有目共睹,也为他在戛纳电影节赢得了一席之地,多年来参与选片工作。他的这些行为是不可饶恕的,只会导致明确的、绝对的谴责。我们的思想与勇敢站出来发声的女性们和其他人同在,希望这桩案例能再次帮助声讨这类严肃的、不能接受的行为。



或许有些人对此表示的态度“独立清醒”,比如说林赛罗韩,她说自己从来没遭受过哈维的性骚扰,所以大家也不能一直指控哈维,这些事需要交给当局处理而不是在媒体上一直霸占人眼球。



这当然是一种声音,看起来是可以平衡局面、不至于一边倒。但在好莱坞,现在每个人对他都是谈之色变,避之不及,因为没有人可以面对那么多的性侵事实和一手遮天的舆论操控,还能清醒理智起来。


在她呼吁警方介入之后,伦敦和纽约两地的警方也都行动了起来,伦敦警方直接开始对相关案件开始评估,而纽约警方鉴于现在还没有正式控告,只能根据媒体报道去检查,但他们也鼓励知情人打电话提供信息。



在警方、政界、商业大佬们都发声之后,今天又有新的受害人站了出来,曾经演过《珍珠港》《范海辛》《黑夜传说》等电影的凯特·贝金赛尔,



控诉在她17岁时,哈维·韦恩斯坦就对她图谋不轨。而几年后再见面,“他甚至不记得有没有骚扰过我”,还好像很诧异似的,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有对你出手吗?”



不过在她的控诉里有很难让人接受的现实——在她自己遭受过骚扰之后,她将事件告诉了亲密的男性朋友,而朋友又将这事告知了即将和哈维一起用餐的女星,但结果是对方接受了哈维的潜规则,并出卖了凯特·贝金赛尔这位好心的朋友。


为此她在文章最后一句写上,“哈维象征着一个病态的体系,而对此我们任重道远。”


是啊,如果连性侵这种事情都能因为位高权重而一再抹掉,那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公理可言?


原创不易,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以及微信号(cj10141234)。


喜欢文章的话欢迎分享到朋友圈。这里是天涯娱乐八卦版版主cj的公众号,关注请添加微信号:cj10141234或长按二维码图片识别,跟我一起八卦。


(很久没有这句话了,不过最近越来越少人看完文章后点个赞,于是我又出现了)


首页 - 我实在是太CJ了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