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绘生死不代表血腥和扭曲,而是一种质疑和内省

摘要: 他被称为“最后的浮世绘大师”,画家月冈芳年!

11-14 00:14 首页 芭莎艺术

浮世绘画家月冈芳年作品

被称为“最后的浮世绘大师”,在浮世绘开始没落之时,企图以一己之力让浮世绘重回巅峰。他也被称为“血染的芳年”,一生与鬼怪相伴,探究生与死的奥妙。这个给了无数猎奇漫画家以灵感的人,便是画家月冈芳年。


丸尾末广、江户川乱步、伊藤润二等等,都是在日本漫画界响当当的名字。二战后,日本猎奇漫画逐渐发展壮大,其中的故事情节和画面常常挑战人们的视觉和心理承受边界。他们使用抢眼夺目的暴力以及尖锐的画面震撼着每个人的视觉神经,让人紧张而又不得不一步步闯入作者所描绘的世界。

丸尾末广作品

伊藤润二漫画中的情节


殊不知,这些漫画家,包括芥川龙之介、三岛由纪夫等作家,都或多或少曾受到过“无惨绘”的影响,从中汲取了大量的灵感,并影响着之后日本恐怖电影的发展。


无惨绘其实是浮世绘的一种,它不同于我们平时常见的那些清新、秀丽的浮世绘风格,更多是鬼怪杀人、极度血腥、扭曲或是色情的场面,通俗来讲就是比较大尺度、重口味。在日本的无惨绘画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有着“最后的浮世绘大师”之称的月冈芳年。

月冈芳年作品


“血染的芳年”


月冈芳年1983年出生于江户老城的新桥区,11岁时开始到歌川国芳门下学习版画,Yoshitoshi(月冈芳年)就是国芳给徒弟起的艺名。

浮世绘画家月冈芳年


歌川国芳本是日本浮世绘中最大的画派“歌川派”的画家,他此后创立了以英雄、武士为主角的“武者绘”。歌川国芳的代表作便是根据中国古典文学作品《水浒传》中108个梁山好汉的人物性格,创造出的富有个性的典型人物肖像。他笔下的好汉威武繁复、细腻浓烈、丝丝入扣,格外受人欢迎。花和尚鲁智深操刀鬼曹正


月冈芳年开始训练之初,歌川国芳便要求他模仿自己的作品草图,以加强月冈芳年对于绘画基本功的训练。除此之外,月冈芳年还努力研习国外的版画作品,学习西方的绘画技巧,例如素描、解剖透视等画法,这也为他中后期的作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月冈芳年《和汉百物语》


由于月冈芳年被看作是歌川国芳门下最有才华的弟子,他便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武者绘的继承人,而一场著名的“将军家茂上洛”事件成为了使月冈芳年名声大噪的契机。

月冈芳年《徳川家光公》


1863年2月13日,幕府将军德川家茂率众进京,为了尽快将这一新闻传达到百姓中间,包括月冈芳年、丰原国周等在内的15位著名浮世绘画家,共同创作了鸿篇巨制《行列东海道》和《末广五十三次图会》。在这两件作品中,画家们用细致的笔法表现了将军进京行经各地的盛况,风靡全日本。正是借于此,月冈芳年一炮而红。

月冈芳年《徳川家康公》


与老师歌川国芳相似,月冈芳年也曾创作过诸多大家耳熟能详的中国传统人物和故事。诸如著名的刘备三顾茅庐、《西游记》等,别具一番风味,这也使他与当时大多数浮世绘画家区别开来。月冈芳年作品中的钟馗形象


但是,成名后的月冈芳年并不满足于此。父亲的去世以及当时充斥在日本的无法无天的暴力行为,都深深地影响着充满一身才气和狂气的月冈芳年。于是,无所畏惧的他主动放弃了武者绘,转向了无惨绘的创作。

月冈芳年《英名二十八众句》


月冈芳年和歌川国芳门下的另一弟子落合芳几的一场比赛,总是让后人拿来啧啧称道。二人各画14幅图,取名《英名二十八众句》,看谁能画出歌舞伎剧目里最为血腥残忍的惨剧。结果,月冈芳年所描绘的杀戮场面,连落合芳几见后都趋避不迭,不禁毛发悚然,自愧技不如人。月冈芳年《英名二十八众句》 月冈芳年《英名二十八众句》 


月冈芳年对于生命总是有着强烈的感受,他倾心于那些短促而又轰轰烈烈的死亡,然后将它们幻化成惨烈的作品。他笔下的人物大多鲜血淋漓,极为血腥、残酷,其恐怖程度令人难以直视,但凄厉中却有着一种妩媚的美感。日本漫画家江户川乱步曾评价说:“芳年实在是会给死人化妆。”月冈芳年《罗城门渡辺纲鬼腕斩之图》


为了画出好作品,月冈芳年曾在战争结束后亲自登上山野,遍地的尸体、成河的鲜血、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都深深地刺激着他,使他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震撼。于是,月冈芳年以这些战死的士兵为模特画了不少写生,并以此作为《魁题百撰相》的创作素材。月冈芳年《一魁随笔之托塔天王晁葢》月冈芳年《魁题百撰相之金吾中纳言秀秋》



月百姿


有人说,他的一生都和时代密不可分。随着明治年的到来,社会从激烈变革到渐趋稳定,月冈芳年自己也慢慢变得平和,在他的画作中常常能见到对于民族命运的关怀。月冈芳年《和汉百物语之顿欲婆々》


彼时,西方的摄影技术也闯入日本,给本土的浮世绘以巨大的打击。月冈芳年开始重新钻研传统的浮世绘技法,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大苏芳年”,希望自己可以为浮世绘带来新的希望。但可惜的是,凭借他的一己之力,终究是无法改变潮水的方向。月冈芳年《和汉百物语之华阳夫人》月冈芳年《新形三十六怪撰之贞信公夜宫中惧怪图》


晚年的月冈芳年对那些重口味的画面已然失去了兴趣,更多的是回归到对于生死的细心体察。他笔下的鬼怪不再血腥、恐怖,反而是一种平和、安详的姿态。月冈芳年《新形三十六怪撰之源頼光斩土蜘蛛图》月冈芳年《新形三十六怪撰之牡丹灯笼》


或许是因为名字中包含一个“月”字,他尤爱以“月”作为创作的主题。在晚年的时候,月冈芳年甚至以月为题连续创作了100幅作品,名为《月百姿》。


《月百姿》以色彩鲜明的浮世绘风格,向世人展示了月夜下的100个众生态。无论是深闺怨妇还是高雅的艺伎,奉命出征的将军还是战败自杀的武士,那些或凄美、或甜蜜、或悲凉的故事都让人回味无穷。月冈芳年《月百姿之盂兰盆之月》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题材,《月百姿》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还涉及了中国和日本与月有关的神话、传说、文学和戏剧,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嫦娥奔月、赤壁之战、观世音与南海月等。可以说,《月百姿》是日本早期绘画中的罕见珍品。月冈芳年《月百姿之朝野川晴雪月 孝女知佳子》月冈芳年《月百姿之徒然入水下 为睹月都人 有子》月冈芳年《月百姿之南海月》


但是,如此平和的月冈芳年在常人看来却是不正常的,就连他的弟子芳宗也称老师的晚年显得卑怯、胆小和神经质。月冈芳年《月百姿之烟中月》


1892年,月冈芳年离开了人世,病历的诊断记录上写着他的死因:“忧郁狂”。月冈芳年在辞世前写下的最后诗句是:“紧紧牵制夜,伴其皎皎之光辉,正是夏之月。” 或许,别人眼里变得软弱的芳年,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表达死亡和生命。早期那个被称为“血染的芳年”,对生死早已有了另一番感悟。


正在展出



展览:月冈芳年《月百姿》展

时间:2017年9月1日 - 2017年9月24日

地点:浮世绘太田纪念美术馆



精彩回顾:

今秋最强展览亮相上海,与雕塑大师安东尼·葛姆雷一同冥想

照片该呈现灵魂,还是精湛的PS技术?

他的作品神似蒙德里安。有一种成功叫:弱水三千,我只取红黄蓝!





[编辑、/李佳祺]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首页 - 芭莎艺术 的更多文章: